<var id="of4cr"></var>
<progress id="of4cr"><track id="of4cr"></track></progress>
  • <th id="of4cr"></th>
    <tbody id="of4cr"></tbody>
    <button id="of4cr"></button>
    <dd id="of4cr"><track id="of4cr"></track></dd>

      <dd id="of4cr"><noscript id="of4cr"></noscript></dd>
    1. 中國共青團
      首頁->團中央文件庫->辦公廳情況通報 -> 正文
       
       
       
       
      王曉同志在省級團委權益部長座談會暨
      2010年“共青團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面對面”活動動員部署會上的講話
       
      (2009年12月7日,根據錄音整理)
       

        很高興和各省級團委權益部的負責同志進行座談交流。今年以來,大家認真貫徹落實陸昊同志和團中央書記處關于共青團權益工作的思路和部署,立足本職,扎實工作,推動團的權益工作取得了新的進展。借此機會,我代表陸昊同志和團中央書記處向大家致以誠摯的問候!

        省級團委權益工作非常重要。我認為,首先,省級團委權益部門處在宏觀和微觀的對接面上,是共青團權益工作格局的關鍵節點。其次,省級團委權益工作處在共性和個性的交叉點上,是共青團權益工作發展的重要支撐。三是省級團委權益部長處在決策和行動的結合部上,是共青團權益工作隊伍的核心骨干。

        大家知道,本次會議的主要任務是部署2010年“面對面”活動。團十六大以來,陸昊同志和團中央書記處認真學習領會和貫徹落實胡錦濤總書記提出的“兩個全體青年”的要求,在全國普遍開展了“共青團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面對面”活動。我認為,“面對面”活動具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地位和作用。

        第一,“面對面”活動探索了共青團在青年中傳播黨的政治行為和組織行為的新路徑。美國政治學家亨廷頓曾提出過一個關于“政治不穩定”的公式:政治參與/制度化、組織化程度=政治不穩定。這個公式是用分數形式表達的,分子是“政治參與”,分母是制度化、組織化程度,兩者相比的結果就是政治不穩定的程度。這一公式告訴我們,隨著社會群體政治參與愿望的增長,如果相應的制度化、組織化程度沒有跟上,就容易出現社會動蕩。這一公式也得到了國際經驗的驗證。前不久我訪問美國時了解到,美國在上個世紀60年代曾經多次爆發激烈的“學生運動”,給社會造成嚴重沖擊,其原因正是因為當時美國社會基層的組織化程度偏低,除選舉外缺乏穩定的參與渠道,使得很多本來可以通過對話解決的利益訴求,直接升級為“街頭運動”。大家知道,青年是我國社會中最活躍、最具創造活力的群體,同時,他們在心理、思想、精神、職業等方面的穩定性也相對較低。長期以來,我們主要是通過“教育式路徑”和“動員式路徑”在青年中傳播黨的政治行為和組織行為。隨著青年參與意識的增強,傳統的工作方式越來越受到挑戰。而“面對面”活動的最大特點就是通過共青團組織提升青年公共參與的組織化程度,這對正處于“矛盾凸顯期”的當代中國社會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盡管從表面上看,“面對面”活動是一個反映青年利益訴求的過程,但在這一過程中,共青團組織成了完全意義上的“組織者”和青少年普遍性利益訴求的“代表者”,只不過“組織者”和“代表者”的資格并非是我們天然具備的。我們不能因為自己是青年組織或者我們的組織名稱中有“青年”兩個字就自然可以代表青年。青年讓不讓代表,我們能不能代表,都是需要我們認真面對和回答的重大現實問題。因此,我們要以團組織為平臺,先有效地與廣大青少年“面對面”,通過組織化、制度化的手段將青少年的普遍性利益訴求集中表達出來,同時在一定程度上整合有關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政治表達,促進黨與青年群眾的聯系與互動,使青少年潛移默化地接受黨的思維和主張的影響,為鞏固黨執政的青年群眾基礎作出積極貢獻。

        第二,“面對面”活動正在成為共青團履行自身基本職能的全新增長點。大家知道,組織青年、引導青年、服務青年、維護青少年合法權益是胡錦濤總書記和黨中央賦予共青團的基本職能。這四項基本職能是一個既有邏輯前提,又緊密聯系的整體。多年來,各級團組織圍繞基本職能進行了積極探索,但是相對于前三項職能的履行來說,我們在維權職能領域的探索、實踐和成果相對不足,甚至遠遠不夠。我在今年全團權益工作會議上曾講過,如果我們不奮發努力,維權工作就可能會成為共青團履行根本職責和基本職能的短板,會拖住全團事業發展的后腿。對此,我們一定要有足夠清醒的認識。有的同志認為,維權工作需要依靠政權力量,共青團缺乏行政資源、手段和工作力量,很難干。我們應該看到,盡管我們沒有法律授予的行政權力和資源,但我們可以充分利用法定的參政路徑。比如,政協中的共青團、青聯界別就是共青團在國家政權體系中的制度依托和優質資產。在“面對面”活動模式下,政協中的共青團、青聯界別不僅僅是個人的“光榮榜”,更是團組織的“工作隊”。我認為,“面對面”活動具有黨政重視、青年需要、共青團能為、社會關注、人大政協支持等特點,可以說具備了團的工作新的增長點的全部要素,不僅為我們用好、用足法定的參政路徑提供了載體,也為我們全面履行團的基本職能創造了條件。

        第三,“面對面”活動重塑了共青團權益工作格局。團十六大以來,陸昊同志和團中央書記處提出了“三個結合,一個制度性安排”的工作思路,為共青團權益工作指明了發展方向。在全國普遍開展的“面對面”活動,為團的權益工作提供了重要載體,為構筑共青團權益工作新格局創造了重要條件。我認為,“面對面”活動已經并將繼續重塑著團的權益工作格局。之所以這么講,一是因為“面對面”活動是落實“三個結合,一個制度性安排”思路的全能型載體。落實“三個結合,一個制度性安排”的要求,涉及的領域很廣,包含的工作內容很多,“面對面”活動可以和其中的各個著力點實現有機結合。二是因為“面對面”活動涉及青少年維權工作的各個層面、各個領域,具有很強的兼容性。比如,青少年權益法制宣傳教育、12355青少年服務臺、預防青少年違法犯罪等工作,都可以通過常態化或集中化的“面對面”活動來推動。三是因為“面對面”活動具備整合團的權益工作諸多項目載體的能力。我分管團的權益工作后,就一直強調要整合資源,集中力量,形成團的權益工作的拳頭產品和核心能力。我多次要求團中央權益部整合工作項目,形成主營業務鏈條,每一個處都要成為這個鏈條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否則,這個處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和合理性。我認為,“面對面”活動的開展,為我們在團的權益工作領域進行項目整合提供了新平臺,有助于培育和形成維護青少年權益工作的核心競爭力。

       
       相關鏈接:
      王曉同志在博士服務團工作10周年紀念座談會暨第十批博士服務團培訓動員會上的總結講話   2009/12/09
      王曉同志在全國青聯“共和國60年外交和當前國際形勢”學習報告會上的即席講話   2009/11/09
      王曉同志在全國青聯委員活動日“當前我國宏觀經濟形勢”報告會上的即席講話   2009/09/30
      王曉同志在全國青聯科技界別“科技與金融”講座上的即席講話   2009/08/03
      王曉同志在全國青聯醫藥衛生界別“青年學習講壇”活動上的即席講話   2009/07/27
      中國共青團網
      版權所有:共青團中央        E-mail:gqt_1922@163.com
      地址:中國北京前門東大街10號    郵編:100051